顯示“資不抵債” ofo去哪兒了?

熱點 | 2020-08-04 15:27:37
時間:2020-08-04 15:27:37   /   來源: 山東商報      /   點擊數:()

每隔幾天打開ofo的APP,關注一下自己的押金退款進度,已經成為濟南市民賀楠日常的生活習慣。仍然存在的APP和公眾號,街邊偶爾出現的一輛支離破碎的小黃車,以及頁面上顯示包括自己在內的等待退押金的逾千萬人長隊……這一切都顯示著ofo依舊存在。然而,賀楠嘗試使用共享單車企業ofo官網、公眾號、APP端、線下辦公室等所有公開渠道,都已經無法再聯系到ofo。“我的錢還要得回嗎?”如今,她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要賠償。

ofo去哪兒了

8月3日,記者來到位于市中區中海廣場三樓的寫字間,曾經是ofo 位于濟南的辦公地點。如今,這里早已換成其他單位,從玻璃門內望進去,一點ofo的痕跡都沒有,仿佛這家公司從來沒有在這里存在過一樣。辦公樓內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2018年o-fo就已經從這里搬走,“當時ofo搬離后,還陸續有人前來維權,沸沸揚揚的拖了好長一段時間,所以印象很深刻。”

一位曾經在ofo供職的前員工告訴記者,“此前,濟南在運營上做了一些調整,行政及市場工作歸口在統一大區辦公; 一線運營則與倉庫合署辦公,提高效能。而山東屬于‘西部大區’,總部設在西安,所以山東區域內的辦公地點都陸續撤離了。”不過,她離職后,對ofo的后續發展也不太了解。

在濟南負責另一家共享單車運營的工作人員王先生告訴記者,“從2019年開始,就再沒有見過ofo公司的負責人。后來多次參加共享單車與政府部門的溝通會議,ofo也一直沒有人出席。”

曾經遍地都是、風光無限的ofo 小黃車,如今在路上也已鮮見蹤影。街邊偶爾出現的一輛支離破碎的小黃車,幾天后也會當作報廢車輛被清理。ofo去哪兒了?

打開ofo公司官網,“讓世界沒有陌生的角落”的公司口號出現在首頁正中間顯眼的位置。根據官網信息顯示,在ofo鼎盛時期,它“已服務全球21個國家,超過250座城市,2億用戶”。記者連續多天撥打官網上的聯系電話,均顯示“嘟嘟嘟”的忙音。截至發稿當日,給其公共事務郵箱發送的郵件也始終沒有得到回復。另據媒體近日實地探訪情況,包括其官網發布的位于北京市中關村的理想國際大廈以及位于臨近的互聯網金融中心的兩處辦公地點,均已人去樓空,無處尋跡。

隨后,記者嘗試使用ofo的App 客戶端與公司聯系,但“在線客服”只是機器人千篇一律的回復,App 客服電話無人接聽。微信公眾號發布的內容也已和共享單車無關,均是其他營銷廣告推廣。幾乎在現有的一切公開渠道中,都無法再找到ofo的蹤影,這家公司仿佛一夜之間從人間蒸發了一般。

錢還要得回嗎

伴隨著ofo一同“失聯”的,還有數千萬用戶尚未退回的押金。每隔幾天打開ofo的APP,關注一下自己的押金退款進度,已經成為濟南市民賀楠日常的生活習慣。然而,賀楠發現,自己現在已經無法再聯系到ofo。“我的錢還要得回嗎?”如今,她不知道該去哪里要賠償。

截至8月3日數據顯示,在小黃車APP上排隊等待退款的用戶已超過1667萬。即便是按99元最低押金金額計算,ofo待付的債務已多達16億元。據去年有媒體通過每日實測發現,此前ofo小黃車的日均退款人數在3500人左右。如果以平均每天退款3500人的速度看,等排到最后一名用戶至少也得等上12年以上。從貼吧、微博等平臺上網友的議論情況上看,有少數用戶在2018年期間通過人工客服獲得了押金退款,但近期拿到押金退款的用戶寥寥無幾。

根據企查查數據顯示,ofo運營主體公司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峽大通)的注冊地址為北京市豐臺區西三環南路14號院1號樓620室。今年6月,東峽大通被北京市豐臺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截至8月3日,東峽大通已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40次,被下發限制高消費令247次,終本案件227起,涉及未履行金額超過5.09億元。

多份合同糾紛的執行裁定書中的內容也顯示,“通過法院財產調查系統對被執行人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的銀行存款、車輛、房產等進行調查,未發現可供執行的財產?,F申請執行人暫不能向本院提供被執行人的下落及其他可供執行的財產線索。目前該案不具備繼續執行的條件。”也就是說,在法院227起調查中,ofo名下均無可供支付的財產,并且現在各大供應商或起訴者都找不到ofo相關負責人。在此情況下,法院也只能先暫時宣布終結執行程序,待申請執行人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財產的,可再次申請執行。

目前ofo已顯示“資不抵債”,人也不見蹤影,之后或許又是面臨漫長的等待過程。

APP變返利網站

如今的ofo小黃車APP首頁推薦被廣告占據,充斥著“我要借錢”“獎勵現金”等字樣,推銷著網貸平臺,就連作為企業標志的logo也變更為“返錢”圖標。用戶若想退回押金或余額,首先需要點擊“一鍵授權并兌換”,將余額轉移至ofo返錢,而一旦用戶確認轉移,則視為放棄對余額的索取,o-fo不再具有歸還義務,且余額一旦轉換,即不可撤銷。

“2019年3月,ofo上線了折扣商城,引導用戶將99元押金升級為150金幣、199元押金兌換300金幣用于購物。”賀楠說,然而她發現,選擇“現金+金幣”的支付模式就意味著用戶想要買東西還需另外付費。

如今,這種模式依然沒有改變。記者發現,目前ofo平臺內已沒有明顯的退押金入口。“掃碼用車”的按鈕被“拼多多專區”“小鹿商城”“9.9特價”等包圍。在小鹿商城,以一款某品牌的電熱飯盒為例,標價為239元,提示客戶可以“70金幣+169元”的優惠價購買,但該商品在淘寶上的同款售價為99元至149元不等,在小鹿商城不但要消耗金幣,價格也明顯高于電商平臺。其他類型商品也有不同程度溢價。

此外,平臺還整合了包括淘寶、京東等電商平臺的優惠券及商品,用戶可在各大電商平臺內點擊復制商品標題或鏈接,在ofo平臺上進行搜索,領取優惠券,再跳轉至電商平臺購買,隨后ofo平臺會按照購物金額比例返現,用戶確認收貨后可于次月25日領取和提現。按照平均返現比例計算,用戶需要購物數百元甚至上千元后才可獲得押金。

“我咨詢過律師,ofo未經用戶同意,私自將購物返利當作押金返現的做法已涉嫌侵犯消費者權益,用戶可向消費者維權機構投訴或向法院申請起訴。”賀楠表示,“但作為普通用戶起訴,考慮到后續相關法律費用,個人起訴成本會相對較高。”

“從目前的情況看,或許等待是唯一能做的。”賀楠說,只要公司不破產清算,對用戶而言,可能還尚存一絲希望。(張舒)

標簽:Lucid
河南11选5基本走势图